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永生密码 > 第五章毛玻璃

北方城市,入秋后天黑的极早,但温度尚可。两个人从郊区外的富卓大厦辗转回到市里时,碰上晚高峰和一起小小的交通事件,堵了相当长的时间,到达市中心时虽还不到七点,但天已经黑下来了。

浑身脏臭的两人各怀心事,一路默默。

唐渊头向窗外。初秋渐凉的风从窗的缝隙中钻进车厢。道路两边的绿荫被路灯染上一片橘黄。叶子与公交车顶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哑声。

“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程昱双眉皱的极紧,语气低沉:“那么大的一具尸体,怎么会说没就没?”

唐渊沉默半晌后答:“我不知道。”

程昱知晓无法得到答案,没有再问下去,神色一片肃然。

八点半左右,两人于大学城公交站下车,互道再见后,唐渊接到了都市奇谈的来电。对方质疑了唐渊为什么未按照约定时间面试。唐渊这才知道,他所去往的是错的地址。

发生那起事故后,富卓大厦内公司全部撤出,但大厦的牌子一直没有被摘掉,与新的富卓大厦距离极远,却只以“AD”座区分,唐渊今天所去的,是荒废的A区。

手机刺目的白光照着唐渊疲惫的脸。他紧盯着通话记录,心想,难道张岩的死也是因去错地址而导致的意外?

这个猜测,莫名让唐渊的心里有些抗拒。

唐渊正欲抬脚向前,脑中一道白光忽地闪过,程昱的脸紧接着出现在脑海。

等等。

那天在网吧,自己转身要走的时候,程昱刻意强调了地点,是清河街的富强大厦。正是这句话误导了他。

这句提醒若是故意为之,那么两个人无论是在网吧,还是富卓大厦门口的相遇,都并非偶然。

那么,他接近自己后,又故意误导的目的是什么?

唐渊回头,看向程昱走的方向。他握着电话应该是在接打电话,脚步很慢,刚走过一个红路灯。

唐渊手中的手机不自觉地握紧。初秋微凉的晚风中,他忽感自己像是置身在一片迷雾之中,身侧散落的名为“线索”的碎片中,却没有一组能够拼接。

次日唐渊到达富卓大厦D座楼下的时候,看到程昱正坐在花坛边,百无聊赖地揪着毛毛狗玩儿。

唐渊知道,他是在这里等自己。

果然,程昱抬头一看到唐渊,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怎么来这么晚?”唐渊径直向前:“是你太早了吧。”

唐渊眼尾的余光观察着程昱:“经历了昨天的事,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

程昱握紧了拳,一脸英勇赴死的悲壮:“我倒是要看看那家报社是不是真的存在。而且,我是真的很想找到工作啊!”

走进旋转门,能看到富卓大厦里来来往往的上班族,面无表情忙碌着的前台,和四处溜达的安保。程昱的眼睛挨个看了一遍,往唐渊的方向凑了凑:“我觉得今天靠谱。”

尽管他这么讲,但两个人走进电梯的时候,唐渊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了程昱一哆嗦,双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电梯的扶手,双眼死死地盯着显示屏,直到两个人平安地到了十七层时,神经紧绷着的程昱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但殊不知这一系列举动在已经起了疑心的唐渊看来,全部透露着刻意。

两人跟随提示声下了电梯,来到了1708室。

没有牌子,只在一张白色的A4纸上打印了四个大字:都市奇谈。

程昱在背后做深呼吸来缓解即将开始的面试的紧张。唐渊已经面色如常地敲开了门。

“咚咚咚。”

里面一个男声很快回应:“请进。”

唐渊应声推门而入,看到来接应的,是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礼貌说道:“您好,我是唐渊,今天来面试,昨天您打过电话。”唐渊边说边让出一块地方留给程昱打招呼。并用眼尾的余光观察了一下这家报社的办公环境。

宽敞的办公室里坐了大概七八个人,年龄有大有小。大家都在埋头做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