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永生密码 > 第十八章房间

唐渊说着,摘下了眼镜,整个人朝着猫眼贴了上去。

程昱和丛珊后退在电梯门的位置。看到唐渊的举动,程昱惊呼:“你该不会信了网上说的猫眼能看到屋里情况的屁话吧!”

一片黑暗里,唐渊瞥见了一星光亮。他正想要将那一点亮光看的更清楚时,忽然左脚的腿筋抽动,唐渊一下没有站住,身体一歪,手下意识地攥住了门把。

那只手并没有压下多少的力气,却使那个把手松动了。

或许……这门是反的?

猜测蹦出在唐渊脑海中的一瞬,唐渊朝后推了一步站定,手握着门把往下一压。接着他轻轻地往里一推。

门,在四个人的面前无声地打开了!

楼道里的光亮将屋里的轮廓照亮,一片灰尘夹杂着雾白色的虚影,在光源中浮浮沉沉。过堂风在两边空旷穿梭,激起阴风阵阵。“啪、啪”类似拍皮球的声音戛然而止。

周围静至落针可闻。

在场的几个人无不被这始料未及的状况震惊的伫立数秒后,才得以反应,齐齐将目光投向站在屋门口的脸色发白的唐渊。

老张在意唐渊一脸惧色,伸出手去拍他的肩膀。不料唐渊反应极大,原地蹦了起来!

“里面有什么?”老张完全是被他反应吓到,往里看了一眼。

空空如也。

“是、是觉得蹊跷,这门竟然是反着装的。”唐渊别过头松缓着僵硬的面部肌肉,同时侧身让开一点位置,再开口时,他呼吸已然平缓,指了指屋门里的锁:“看,这一边只有锁孔。但背面,却有反锁扣。”

“卧槽……”程昱左右来回看着一脸凝思的两个人,害怕地咽下一口唾沫:“这绝对是故意的,可是,为什么啊!”

“为的是等人发现。”唐渊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细长的玄关。

“天啊不要说了!”丛珊一声尖叫,人往裹着的毯子里又缩了缩,恨不得整个人贴到程昱的身上去。程昱冷汗淋漓,身上的寒毛根根炸起,他几乎有些气急败坏:“唐渊!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为别人考虑一下?你自己说你那些设想的时候难道不会浑身一哆嗦吗?!”

老张和唐渊一眼都没有分给程昱二人,抬脚迈进。

屋里没有电,两个人将手机电筒打开。两柱光源拉长了的四个人的人影,由墙角到棚顶,随着几个人的脚步而摇晃扭曲。

唐渊侧头瞥了一眼——老张的手机还开着摄像。被红色数字准确记录的场景,仅有一面灰蒙的白墙。

这房子的布局和丛珊家相似,不过整个布局头尾反了过来。玄关到客厅的位置需要拐一个弯。所以在现在,站在门口的几个人视野是受限制的。

房子除却只刮了白色的墙面,铺了地板以外,再没有其他家具。

程昱走在最后面,他时不时地往那扇开着门的看,好像生怕背后的那扇门会忽然关上,他们被关在其中,再也无法出来。

四下寂静无声。

沾了楼道里未清理的沙石的脚踩在地板上,摩擦起一片“沙沙”声。绕过玄关后,老张和唐渊不约而同地将手机的光源对准了房子的客厅。

正中间的位置,居然放着一口棺材?!

黑色的棺木的四角由金属包裹而成。棺材的盖子并没有盖,就那样横着放在地上。

丛珊看清楚眼前的是什么后,“嗷”地一声,尖叫声只出来一半,她就两腿一软,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唐渊侧头,发现老张也正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而被吓得浑身哆嗦的程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两个人的身后,一手一个,死死地扣着俩人的衣角。三个人站在距离棺材大约三步远的位置,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张哥。”唐渊压低了声音:“怎么办?”

老张看着手机录着棺木的摄像界面,眉头紧锁,陷入无言。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棺材房?”程昱的声音发着颤。唐渊感觉他人又往自己和老张的中间挤进来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