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永生密码 > 第十九章蛹

老张握紧了手机,再度朝着里面的人照过去。

棕色的纤维质头发乱糟糟地挡住了那张脸周遭的轮廓。被割裂的“皮肤”外翻着,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胶皮。劣质的蓝色眼珠子,一只在裂开的眼眶中,另一只则由一根黑色的线扯着,当啷在一边。

而它的身体,应该是被刻意涂上了酱油色,手肘、关节的连接处,都缝以粗糙的黑线,看上去尤为诡异。

老张暗暗松了一口气,抬起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都别自己吓自己了,这不是什么尸体,这就是一个被划烂脸的娃娃。”

听老张这么一说,程昱泄了一口气,紧抓着唐渊的手的力气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

唐渊抿着嘴,紧盯着漆黑棺木里散着的白色氤氲,一颗心仍是跳动的混乱无比。

不对。

那里面躺着的东西远不是这么简单,不然,他又怎么会看得到那些飘散着的游魂?

自九年前的图阵灭门案后,唐渊虽然捡了一条命,但从此以后,他的一双眼睛却总能在一些地方看到雾状的白色雾体。而那些东西所在的地方,无一例外都不太干净。一次偶然,唐渊发现,只要眼睛前有所遮挡,他就能屏蔽那一切。

此后,唐渊便一直带着平光镜,为的就是自欺欺人。

林小静案、陈州案,甚至最为蹊跷的电梯惊尸案里,唐渊数次摘下过眼镜,但都没有看到过虚影。

唯独这一间布局、装修都怪的房子里,出现了。

人类与游魂共处一室会有什么下场?唐渊不敢往下细想。所以他一把拽住了往前走的程昱,对着老张的背影:“张哥,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去。这房子很邪。”

“我知道。”

老张身体绕过来了,可眼睛还停在棺木上:“空屋藏棺,唐渊,这十有八九是咱们下个月的头版。邪也得先把素材找齐了!”

说着,一片闪光。老张竟然对着棺里的东西按下拍照键。

“等、等一下!”

丛珊蹬蹬蹬几步小跑到唐渊的身边,抽出裹在被子里的手,哆哆嗦嗦地指向里面的一间房间:“你们看,那、那个房间里,是不是站了一个人?”

唐渊和程昱一齐顺着林小静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蛹状物笔直地站在开着门的卧室里。它的头部长而尖,并不是正常的人体比例。落地窗中反射了微弱的月光,唐渊的目光一路打量下去。

倒挂着的人脸露出森森笑意,唐渊猝不及防地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眶!

“什么、什么东西?”老张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后腰结结实实地撞上了棺木,疼的他“嗷”一嗓子。这声音给唐渊混沌的脑袋带来了些许的清醒。他侧目看了看棺木中酱色的人体娃娃,再看前面的蛹状物体,猛地反应过来,随即,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唐渊!你不要命了你!”

程昱狼哭鬼嚎,前有怪物,后有棺木,他进退两难,只好拽着时不时一惊一乍的丛珊追上唐渊和老张。

尽管已有了猜想,但得以看见那东西的全貌时,唐渊的后背还是瞬间炸起一片麻。

大约三指粗的弹簧线从梁上穿过,穿过尸体穿着马丁鞋的脚,从脚掌位置穿过。她的身体被铝箔胶带缠住,从每一层露出的透着黑色的布袋来看,每一层都被凶手放了活性炭。他至少包了七层。将一具尸体包裹成了蛹的形状。

凶手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不想让尸体发出味道引人注意。可这又与他反向安装门的行为相悖。

只露出了头脚两个部分的头……唐渊蹲下去看,那颗头颅的头发被剃光了,且已经骨化,头骨裂开,是撞击到硬物所导致。

“成年男人的力气,光是打这个绳子结估计就体力耗尽了。这绝对不是一个人干的。”老张伸出手拽了拽绳子,手几乎是无意识地压了压。

“啪。”

声音在四方形的空旷卧室里响起。头骨撞击在地板,一下又一下。

正是丛珊楼下所听到的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