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永生密码 > 第二十五章春里小区

春里小区这样的一个老旧的矮楼里是没有声控灯的,且台阶窄而抖。有好几次摸着黑上楼的程昱脚底没有踩实,险些摔倒。

小区是一层三户式的规划,唐渊所租的房子位于四楼中间位置。朱红色的防盗门被两扇老式的铁皮门夹在中间,违和感扑面而来。

程昱拿手机给唐渊照着亮:“你这房东人还不错,给你换了一个这么好的门。”

唐渊拧动着钥匙:“我自己换的。”

“啊?”闻言,程昱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上下将唐渊看了一遍:“那房东应该觉得你人不错。”

一进门,唐渊先是反手将门的两道锁全部锁上。拔下来的钥匙也直接插在了锁孔里。这还不算,程昱刚注意到在墙上,唐渊装了一个锁扣,“啪嗒”一声响,墨绿色的锁头也被扣紧。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算下来一共四道锁,这门绝对撬不开。

程昱惊在原地:“……唐渊,你有没有感觉这稍微有点过了。”

唐渊按亮了墙壁的灯:“这样安全。”

程昱耸了耸肩膀,没有话说。

房子虽然是两室一厅,但面积并不大,大概有四十多平。墙壁被重新粉刷过,客厅靠墙放着一个半新不旧的衣柜。并列的两间卧室的门都开着,其中一间被唐渊改成了书房。

程昱一眼看完,脑子里只有一个字:“空。”

这屋子实在是空空荡荡,钨丝灯惨白的光线下,更是衬托着这房子人气惨淡。

程昱道:“我去个厕所。”

同时,唐渊快步走到窗户的位置。

这房子的窗户虽然正对乾坤街的正街,但因为正好处于两楼折角的位置,所以有相当一部分的视线是被挡住的。他最多能看到井口前大概十米的位置。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井口处并没有什么动静,但在另一边,却有两个人再度回去了那个位置。

唐渊双眼骤然一紧,又是老张。

幸而他在唐渊的视线盲点之前停了下来。他身后的男人从背着的包里拿出几叠烧纸,动作一阵后,他往后退了几步。老张的铁钩子在烧纸里来回翻了两下,好让火烧的更快些。果然马上火光就在乾坤街尽头的位置烧了起来。

“这时候烧纸做什么?也没到烧寒衣的时候啊?”

程昱的声音冷不丁响起,惊得唐渊浑身一抖。却看程昱恨不得整张脸都贴在了窗户上,仔仔细细地看,嘴里嘟囔着:“你说,他这是在祭奠谁?”

唐渊押下一口气,冷着声音:“不知道。”

程昱直起身体:“这事儿蹊跷。”

那堆火烧了一阵,老张和男人除了翻动着火堆外也再没有其他动作。程昱看了一会儿,困意上涌,打着哈欠:“唐渊,我先去睡了啊。”

“有一套新被子在屋里的柜子里。”

就这一句话的空档,唐渊再看向窗外的时候,却赫然发现,老张和那男人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钟灵!

唐渊猛地贴在了窗上。

钟灵被那男人用一件宽大的外套整个裹住后,是被推着往前走的。在他们走出了大约五米左右,老张才跟上。一路上,三个人始终保持着相等的距离,直到,三个人走向当铺的光源处。

深夜的街上,这三个人的动作确实奇怪,却也没有到诡异的地步。此前在井口前感受到的恐惧再一次袭上心头。唐渊抬起手“哗!”地拉上了窗帘。往后错开一步,他大口地喘着粗气,额头上冷汗淋漓。

在灯下,他没有看到钟灵的影子。

唐渊从冰箱里拿出一听芬达直接灌了下去。冰凉的液体落在胃里,随之升腾起来的橘子味的气。他张着嘴,打出一个响亮的饱嗝,惊惧感虽并未被驱散,但总归思绪是回来了。唐渊的手掌紧攥着冰凉的易拉罐——或许,是他看错了,也犹未可知。

“卧槽!”

程昱突然一嗓子,唐渊吊起来的一颗心像是又被人攥紧了一般,他“蹬蹬蹬”往外跑的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