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法网恢恢,大厦将倾(11)

小说免费阅读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biqugezw.com,最快更新唐俏儿沈惊觉最新章节!

    “我们……去哪儿?”舒颜眸色空洞麻木地看着他。

    与白烬飞彻底了断后,她身如浮萍,跟谁,去哪儿,她无所谓,亦不在乎。

    只是她觉得,国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彻底动摇了谢晋寰的根基,才会让将谢奉为神明的谭乐如此乱了针脚,想要仓皇逃窜。

    “去哪里都行,这些年我跟着谢董,攒下的钱足够我们衣食无忧地度过后半生!”谭乐将U盘从电脑中拔出,又藏会衣襟里。

    舒颜一瞬不瞬盯着他胸口处,眼神暗了暗:

    “谢董不是说,要我们在森国结婚吗?”

    “先离开这里再说!”

    谭乐是谢晋寰的爪牙,是残忍冷血的,但他对舒颜的感情是真的,看着一个人炙热的眼神说不了谎,“结婚,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可以跟你一直在一起!”

    然而,舒颜心中却无半分动容,眸光更是冷彻无温。

    这时,手机响起。

    哪怕只是再普通不过的铃声,也引得谭乐一阵战栗。但见是谢晋寰打来的,他不敢怠慢,故作镇定地接听:

    “谢董,您有何吩咐?”

    也不知谢晋寰在那边说了什么,谭乐面色惊变,焦虑地踱来踱去,口中却还要虚与委蛇,“现在多事之秋,谢董您还能记挂着我们,真的太感激您了。

    那一切……就听从您的安排了。”

    挂断电话,谭乐颓然瘫坐在皮椅上,仰望着天花板,心情沉重地闭上眼睛。

    舒颜轻拢秀眉,“谭乐哥哥,出什么事了吗?”

    她不关心他,她只关心谢晋寰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谢董,让我们在森国成婚,举行婚礼。等婚礼结束,让我们天高任鸟飞,随便我们去哪里,他绝不会再加干涉。”

    事到如今,舒颜早已接受要跟谭乐结合的事实,语气凉凉:

    “这不是很好吗,这不是你一直所渴望的吗?”

    “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谭乐眉头紧锁,心绪杂乱无章,“但这是谢董的命令,我不能忤逆,只能照做。”

    沉思间,他忽闻见一阵幽幽暗香。

    谭乐愕然抬眼,竟看到舒颜不知何时走到他面前,薄薄的香肩一耸,披在身子外的白色真丝睡袍一滑到底,只穿着薄如蝉翼的吊带裙站在他面前。

    黑色长发蜿蜒于前胸,与纯白形成强烈反差,刺激着男人的神经。

    谭乐直勾勾盯着眼前迷人春色,目光只敢停顿在她风情妩媚的脸上,根本不敢往下移方寸。

    这么多年,他不曾有过恋人,却有过一些女人。

    但他不过拿她们解决生理需求,只走肾,不走心。

    他心里,从头到尾,只有舒颜,只爱舒颜。而他这一生,唯一一次对谢晋寰心生怨愤,就是他将舒颜,换成了唐俏儿的脸。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连自己的家乡在哪里都不清楚。

    只有这张脸证明她是谁,却也被谢晋寰残忍剥夺了。让这个可怜的女孩,彻底丧失了自我。

    “谭乐哥哥……”

    今夜,舒颜前所未有地主动,雪白纤细的双臂揽上他的脖颈,抬起一条嫩白长腿,抵在他岔开的两腿之间。

    她轻轻眨动的眼眸,又纯又欲的样子,是个男人都会为她沉沦,更何况是恋着她这么多年的谭乐:

    “今晚,不要睡别屋了,和我一起吧。”

    舒颜忍着恶寒、心痛、自我毁灭般的自轻自贱,向一个她连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男人,发出暧昧的邀请。

    而她看似妩媚,实则冷冽的视线,却一直有意无意地扫在他胸口处,那十字架所在的位置。

    恨不得,眼神化刀,把他的衣襟狠狠豁开!

    “阿颜,你……怎么了?发烧了?喝酒了?”

    谭乐喉结滚动,嗓音亦难耐得沙哑,但他还是忍住了,甚至抬手抚上她的额头。

    “我没有,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舒颜娇软的身子一寸寸前倾,眼神柔情脉脉,“我们之间,不差一场婚礼了。我们已经算是夫妻了。

    既然是夫妻,同床共枕,床笫之欢,不是应该的吗……”

    她急于拿到谭乐藏匿在身上的密钥,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出卖这具早已破碎不堪的身躯。

    她总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她和谭乐,可能都没办法活着离开森国!

    所以,她必须要尽快,拿到将谢晋寰一举击溃的罪证!

    “阿颜,你是我的女人,我们以后有的是日子,不急于一时。”谭乐眼底深欲满溢,但他还是深深呼吸,克制住了。

    “谭乐哥哥……你嫌我脏,对不对?”

    舒颜心口一沉,眼眸湿润起来,“你跟我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我,只是看在相处多年的份上,同情我、可怜我……”

    “不!不是!”

    谭乐心慌失措忙扳住她瘦弱的双肩,“阿颜,我爱你!正因为我深爱着你……所以我才舍不得碰你!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这一路是怎么熬过来的!所以我不会在性这种事上勉强你,我跟你结婚……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保护你!”

    舒颜狠狠一愕,盯着他的眼神,就像头一天认识这个男人。

    她知道,若不是谭乐向谢晋寰求情,讨她为妻,她早已不知埋在了哪个乱葬岗上了。

    感动,也是有的。

    可那一丝感动,抵不过十几年来他的罪恶滔天。

    抵不掉小程一条鲜活善良的生命,血流成泊,惨死在她面前。

    “来森国到现在,这些天,我一直心里莫名的忐忑,没有一晚是睡得安稳的。”

    舒颜轻柔地伏在谭乐肩上,“今晚,陪陪我……好不好?”

    ……

    幽暗的夜,他们同床共枕,但什么都没做,好似一对善男信女。

    许是杀了整整一晚上的人,太过疲惫,谭乐沾枕头不到一刻钟,就昏睡过去。

    舒颜骤然睁眼,阴沉的美眸不见一丝光亮,瞬也不瞬地紧盯着男人。

    她屏住呼吸,颤抖着,一颗一颗,解开谭乐衬衫衣扣。

    将那支十字架,又牢,又狠地握在掌心,眼眶红如泣血。

    *

    森国,如同它的名字,森林繁茂,树冠层叠如云海。

    美景如画,是热带季风气候的国家。

    倘若不是曾在这里经历过腥风血雨,见识过人性最卑劣恶毒的一面,看透这天然景致掩盖下险象迭生的丛林法则。

    他可能真的会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乡,和母亲相依为命,守着一份平实的生意,安度余生。

    今天,阴雨绵绵。

    谢晋寰撑着一把黑伞,独自来到玫瑰疗养院陪伴母亲。

    森国遍地,都有他的资本注入,有他金钱加持的地方,名字里都带“玫瑰”。

    聊以慰藉,思念着远在他乡的爱恋。

    “妈妈,您今天觉得怎么样?”

    谢夫人坐在房檐下痴痴赏雨,谢晋寰坐在她身边,温柔地握紧母亲枯瘦如柴的手。

    没有一点肉,亦没有一丝活气了。

    谢夫人半张着嘴巴,呆呆傻傻的,对他的话罔若未闻。

    “妈妈,我是阿晋,您还认得我吗?”谢晋寰孜孜不倦,一声一声地提醒她,自己是谁。

    “阿……阿……晋……阿晋啊!”

    谢夫人一天里,有那么一二刻精神头还足的时候,意识却也是混沌错乱的,“阿晋啊,俏俏呢?怎么好久都不来咱们家里玩儿了?

    你们不要吵架呀!你不爱交朋友,好不容易交下俏俏这么好的女孩要好好珍惜呀。你是男孩子,要多迁就她,哄着她……你们俩要长长久久的啊!”

    “妈妈,俏俏很快,就不是我的朋友了。”谢晋寰为母亲掖好盖在身上的绒毯。

    谢夫人慌张,“怎么呢?!”

    “她马上,就是您的儿媳妇了。”

    谢晋寰瑞凤眸见漾起幸福的笑意,那么纯粹、逼真,快要把自己都给骗过去了,“她已经答应,嫁给我了。”

    “真的吗?!俏俏真的要做我的儿媳妇了?!”

    谢夫人激动得眼含热泪,“太好啦……太好啦!我匣子里有一对翡翠镯子,还是结婚时你爸送我的,我一直舍不得戴的。你去拿来,送给俏俏吧。

    瞧我这个未来婆婆当着……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实在寒酸。阿晋,你要多多准备些丰厚的彩礼,不要委屈了俏俏啊!”

    “等俏俏来了,您亲自送给她吧。”

    谢晋寰喉咙一哽,漆黑的眼底,有深不见底的决绝,“很快,我就能让她,来与您相见了。”

    ……

    陪着母亲用过午餐,阴沉灰白的天空竟然放晴了。

    谢夫人在病房里睡着,谢晋寰走到阳台上,抽出支烟点燃,夹在修长冷白的指尖。

    他没有吸,只是静默地看着细长的烟,如一支香火燃尽。

    然后,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半晌,那边接起,一道清冽磁性的声音入耳:

    “哪位。”

    “跟你通话的感觉,真奇妙啊,白四少。”谢晋寰迎风而立,慵懒惬意地眯起眼睛。

    那边霎时一静,时间、空间,仿佛同时凝固。

    “怎么不说话?”

    谢晋寰一声轻嗤,“你爱上了我一手打造,精心调教出来的女人。是我促成了你们的缘分,难道你不该感谢我吗?

    只是,对一个和自己妹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动了情,是该说你猥琐龌龊,还是该说你是人伦尽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