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三尖两刃刀

汝不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biqugezw.com,最快更新从苦逼的金丹老祖开始最新章节!

    黄毅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难怪珠江龙君会添上一句,不知评判的标准,果真莫名其妙,为此也不迟疑,身形一顿,就入了张开的法门之中。

    再眨眼却又是另一片星空,还没看清什么具体的状况,就见着远处的天空中有五道流光划来,配上如今的夜空景象,颇像那飞来的流星。

    黄毅知道,这五道流光就应当是珠江龙君所说的令牌了,仔细观察,却见着这五道流光没什么不同,就连光芒大小都显得极为的一致,照着珠江龙君所言,这令牌会从远处划来,经过身前,随后在朝下消失,取宝便需要在这个时间里取得令牌,此时的令牌灵动多变,不太好取。

    如若迟疑未决,又或者本事不济,未能拿下令牌,那令牌会再次由天边飞来,不过数量会少上一枚,令牌会变得无什么灵性,变得好取来,至于是否会随着时间便久,而直到消失,没人有那答案,反正进来的众人都拿到一宝物。不过却传闻若是第一遭未曾取令牌,接下来取到令牌,得的也不是什么好物件,反正从情报上来看,第一遭未曾取到令牌的,取得的宝物多是那寻常稀罕丹药,一般法宝,像极了凑数的。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天眼,开!”既然寻常来看看不出个所以然,黄毅便直接使出了法眼,消耗些许法力,若是能够看出个名堂,将那仙器,或者好些的物件取来,那无论如何也是赚的。

    天眼一开,黄毅的双眼浮现淡淡的金光,远处的五道流光慢慢的变得真实起来,露出了流光内的本质,果真是五道令牌在内,再仔细瞧,这五枚令牌可不是完全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什么区别,就连令牌之上流动的法力纹路,都是一模一样。

    再瞅两眼,黄毅依旧还未曾发现有任何的不同,这五道令牌就好似完全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没有半点的不同。

    这是怎么个回事,难不成是故弄玄虚?

    嗯?黄毅念头一动,故弄玄虚,这不就是广元子给自个的第一印象吗?还当真有可能是故弄玄虚,并且这可能性还不小。脑海中灵光不断的涌出,假设这些令牌完全一模一样,那就说明无论选哪块令牌都是一模一样的,选取令牌,对获得什么宝物完全没有影响,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取宝的结果不一样?

    前翻的问答?不对,这不可能,自个可是清楚,方才那只不过是广元子的留影,故弄玄虚罢了,就算同前般之事有关,那也已经定性,自个也无力更改,既然如此,那为何不早做断决?

    早做断决!是了早做断决!第一遭取到宝物令牌难以到手,第二遭之后令牌变少,令牌变得呆木,取得的宝物不佳!还有入塔之时通淼真君曾言:莫要耽搁了时辰,让诸位道友等得急了。早去早回,莫要耽搁了时日。这两句话也没什么不妥,但若是正常来说,只要有上一句便可了,可通淼真君却是言语了两句。

    黄毅的念头很快通达,想来是通淼真君也想明白了什么,但是却不敢确定,若是明言,万一自个依着这路子去做,倒时得个十全大补丹平白遭了怨念。而如此这般模棱两可的说,若是自个悟到了,并取了好宝物,自然要承他一份情,但若是想到了只得了寻常物件,那也只是自个多想和他通淼没有半毛钱关系,若是自个没想到,自然是什么都没发生,怎么样他通淼都不会有不好。

    这想法只是一念之间,既然想明白了,黄毅也不耽搁,身子一轻,脚下生云,朝着迎来的五道流光飞去。

    黄毅迎头飞去,那流光又朝着黄毅扑来,那看似很远的距离在这会不过片刻的功夫,二者就要交汇,黄毅念头一动,一个闪身,朝着最左边的那道流光扑去,却见着这流光一个闪身,被它躲闪而过,依旧朝着下方飞去,但速度明显快了几分,如此这般五道流光的阵型便散乱开来了。

    这令牌却是不能以法宝收取,只能凭借人力捉拿,不管是用手用脚用嘴,只要是身体的部位都是可以,但是若用器物装盛,不管是法宝还是身上的衣物,沾之即散。

    最先得出这个结论的还是珠江龙君,因为是他打头阵,为此进来之时那对所有的事都是一脸茫然的,这令牌飞来,直接就使出‘流水兜’这一法宝,类似于那渔网,想要直接将飞来的数道令牌一卷而空,却没想到却像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网了个寂寞。

    好在珠江龙宫是打头阵的,飞出来的令牌颇多,再加上那是第一轮,令牌灵活,倒也还有三道令牌逃出生天,不过这般耽搁跑得有那些远,又好在珠江龙君乃是龙身,现了原形,方才看看在这令牌遁走之际,抓抓住了一枚,却兑换出了一枚‘广元子金丹’,此番若是以此金丹为助力,说不好珠江龙君直接就能成就阳神,在配上紫绛仙草,一个仙位似乎就在眼前,不得不说,当真好机缘。

    黄毅这一扑被躲,没有犹豫,赶忙朝着侧下方一捞,那就在黄毅侧身的令牌见状欲躲,黄毅的手却是朝着侧方一拐,将那欲躲的令牌直接抓在了手中。

    这块令牌入手,另外五块令牌瞬间消散,随后又一道光门出现,黄毅没有留恋,直接钻了进去。

    眨眼眼前的景色又变,就见着又是一处大殿,大殿空旷,也没什么物件,左右空间雕梁画栋,前后龙腾虎跃,有那不少石雕,但是在大殿之中只有一个石案,石案之上又有一石盆,黄毅知道这便是珠江龙君所说的取宝盆了。

    没有耽搁,快步朝前,行至石桌前将令牌放入桌案上的石盆中,随后一道金光闪过,令牌消失不见,接着一眨眼,一杆三尖两刃刀出现在桌案之上,正是那件仙器!

    而石桌之后一丈,也缓缓的出现了一道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