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荆州风云

子溪散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biqugezw.com,最快更新三国第一相最新章节!

    三国第一相第三百二十一章荆州风云自从白江担任临淄县令以后,陆陆续续又有了些人事变动。最重要的是原来的县尉田宇,在一次配合郡国里行动时受了伤。

    这次受伤让田宇丢掉了一条胳膊,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也失去了县尉的职务,白江倒是没做那过河拆桥的事情。

    白江为此还亲自去找了荀绲一趟,最后将田宇安排在齐国郡里担任曹史,也算是有份保障,至于这份保障能延续到什么时候,白江就不得而知了。

    梅远则作为田宇的接替者,担任临淄县县尉,这样一来,也就只有白江最为放心的花邵辰还留在昌国县,其他人都已经差不多搬进临淄县中。

    太史慈负责接收花邵辰送来的士兵,负责军队、城防这一块,梅远则负责器械、军粮、物资以及城中治安。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合作,所以处理事情也算配合默契,这倒是让白江省心不少。

    白江从醉仙楼中返回县衙,途中遇到随梅远一同前来的周云,周云自从跟随梅远习武,整日沉迷军伍之中,已经和最初到昌国县时有了很大的变化。

    整个人皮肤都深了一个层次,看上去也很有力量,比起之前文弱的形象,有了很大的改观。

    周云见到白江之后,立刻上前行礼,说道:“大人,荀大人让我来找您,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白江眉头一皱,说实话,自从白江做了临淄县县令,荀绲已经很少找他了,这次竟然会来找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说,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事情。

    白江来不及细想,向周云示意自己知道后,便急匆匆的前往刺史府。

    荀绲担任青州刺史后,便从国相府搬到了刺史府,刺史府距离醉仙楼不远,白江倒是很快就到了刺史府。

    荀绲此刻正在书房中练字,白江到了之后,也没有出声打扰。白江到了这里也有很多年了,但是这字确实是软肋。

    荀绲的字苍劲有力,倒是让白江一饱眼福。荀绲放下手中的毛笔,这才发现白江站在自己面前。

    荀绲拿着旁边的毛巾擦了擦手,笑着说道:“子溪啊,你来了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快坐。”

    白江笑了笑:“我听说大人在找我,所以便赶紧过来瞧瞧。”

    荀绲笑了笑,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老夫这次找你前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筒车的使用情况。现在已经是八月,正所谓七月流火,现在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秋耕可不能落下。”

    白江心中了然,说道:“筒车的制作一切顺利,大人放心便是,现在筒车、曲辕犁的制作都已经进入民间,寻常百姓也可以寻找工匠打造。”

    荀绲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哦若是如此,那就好呀。”

    白江随后说道:“因为筒车、曲辕犁这些农具的普遍,也因为齐国境内相对安全,已经吸引了一批批流民前来,有了这些人以及农具,秋收会有很大的提升。”

    有了白江的保证,荀绲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道:“很好呀,黄巾之乱导致百姓们流离失所,现在能够吸引这些流民来,也算是子溪你的功劳。”

    白江谦虚的说道:“不过是做了些自己应该做的,哪里能称得上功劳,这一切还是归功于大人能够重视农具生产,要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荀绲心情似乎不错,笑着说道:“你呀你,你这话也不怕桥元飞听了去,告你的状。”

    白江连忙说道:“桥大人自然是一等一的君子,自然不会和我这种人计较,何况桥大人与大人之间,的确是不一样。”

    荀绲摇了摇头,没有计较白江的马屁。转而换了个话题,说道:“子溪,前段时间荆州的事情应该还记得吧?”

    白江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大人可是说的赵慈杀太守秦颉的事情”

    荀绲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此事,虽然最后赵慈兵败被杀,但是最近我收到信,荆州南部又有不稳的情况。”

    白江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没有想到是什么事情,并且这时候,白江的情报还不曾进入荆州,所以对荆州的事情可以说两眼一抹黑。

    白江想不出是什么事情,于是问道:“不知这荆州又出了什么事情”

    荀绲揉了揉鼻尖,说道:“荆州武陵郡内的蛮族最近又有了动作,似乎对自己的待遇有所不满,正在闹着呢。”

    白江皱着眉头:“大人的意思是这些蛮族可能会对我们大汉不利”

    荀绲点了点头,没有否认,说道:“不错,这些武陵蛮是蛮族一支,一直不服教化,自高祖以来,可以说降了叛,叛了降,没有一刻是安稳的,他们要是反叛,老夫一点都不会惊讶。”

    白江点点头,这时候的蛮族的确如此,强大了便会反叛,衰弱了便会投降,又因为地形原因,朝廷对这些蛮族也没有很好的办法。

    白江问道:“既然大人认为这些武陵蛮会反叛,不如上书朝廷,对这些武陵蛮进行围剿。”

    荀绲摆摆手说道:“不可能的,之前和你说的,不过是老夫的猜测罢了,现在这些蛮族并没有真正的反叛,朝廷不会因为我的推断,就派出大军进行围剿。”

    白江点点头,这的确是不符合常理,反而容易打草惊蛇,从而暴露了自己。

    同样的,荀绲也不能写信给荆州刺史,那样做就不符合规矩,反而如果让朝廷知道了,会忌惮两州刺史,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把你调走,那就真歇菜了。

    至于由白江写,那也不现实,白江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令,他的话不要说荆州刺史了,就连武陵太守也不会放在心上。

    白江有些不明白:“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荀绲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是啊,这一切不过是老夫的猜测,若是真写信递上去,那就害了自己了,到时候要是给老夫扣上一个就是老夫逼反的帽子,那可真要掉脑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