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修救场

不语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biqugezw.com,最快更新道执于行最新章节!

    甘结不懂雷鹏是什么,可是看那个神仙的意思,是很好的宝物。

    若是这样?仙人是不是会收我做弟子了?等一等,他刚才说什么?师尊?

    “起来吧,看看荣兰,再过几日你再见不到这里了。”

    杨辰将雷鹏之骨收入储物袋,抬手将甘结托起说道。

    甘结似懂非懂地站直身子,刚刚出现的赤发男人他没见过,难道也是神仙吗?

    甘结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又不敢出声,神仙是什么脾气,他还不知道。

    “太显眼了些,回人间界怎么安排他。”

    “带回天机阁,我亲自调教,等他突破到筑基便好了。”

    汤执眉头一皱:“体修突破到筑基可以变幻身形大小吗?”

    “不能,但是可以把多嘴多舌的人打死。”

    ……

    三日之后天地间灵气骤增。

    神域令上的光芒闪耀到了极致。

    熟悉的接引之力传来。

    桃源山上四人各持一枚神域令。

    甘结心神紧锁,感受着所谓的接引之力。

    三天的时间,百无聊赖的槃向他讲述了何为人间界,何为神域。

    何为修士,何为妖尊,何为天地。

    金丹修士已经是作拥四百余寿,人间界的支柱战力,乃人族中的佼佼者。

    至于他的师尊,只是丢给他一本书叫他研读,从书上看到的世界更具体更直观。

    良久,四象神域中数百道接引光芒闪过。

    天地恢复了平静。

    十万大山,四象部族。

    虚空中数十道强横气息引得此处天机甚重,密布阴云。

    “轰隆。”

    又一座灵山因不堪大修的威压而崩碎。

    四象部族的巫师死死握着拳头,不敢多发一言。

    大巫有令,不听不看,不闻不问。

    四象部族二十余位大巫分散在各自的山头,平静淡然者有之,满面怒容者有之,更多的是不悲不喜,闭目打坐。

    齐国的修士作为回报,将不会对四象部族的巫师出手,保持中立。

    为表“诚意”齐国各宗联名派来了三十余位元婴掠阵,除此之外没有带一个修士,一艘战舟。

    相比之下,妖族来的三位妖尊已经给不了四象部族任何压力了。

    而那些齐国元婴也是满脸不耐,强自按捺着被迫出关的怒火。

    中州秦燕两国修士对巫族悍然动手,甚至要发动伐巫之战,这一切都将齐国修士蒙在了鼓里。

    而大山那帮蠢货居然趁势而起,挑起对避世巫族的事端,莅临大山巫族势力的齐国真是受了无妄之灾。

    并不是所有宗门都想参与到战争中。

    但修士就是修士,与其跟他讲道德人品,不如跟他谈利益,讲规则。

    齐国也属于中州之国,齐国修士的态度决定了齐国身后魏楚两国修真界的选择走向。

    现在中州大半地域,都将仙巫之争摆上了台面。

    一切事件的开端,都是西部赵国做的好事,也就是那个大罗剑宗!

    为此,齐国众多宗门,大修,是不堪其扰。

    明里暗里,都是各方来探寻动向的人。

    好在齐国内部大多宗门都不同意对巫族发动战争,只有魔门跳的厉害,魔门里挑外撅还成不了大气候。

    不过任由其两边拱火,齐国宗门加入战局也就是早晚的事。

    比如齐国宗门这次的选择,再次将巫族与齐国修真界的关系拉到了冰点。

    四象部族做了退让,齐国宗门便不好步步紧逼。

    接引光芒散去。

    各宗修士,各族妖修的身影重回各处。

    杨辰一只手托着昏迷的汤执和槃,一只手提着昏迷的甘结。

    飞遁在半空中的金色身影格外显眼。

    一道赤红色的身影遁速惊人向杨辰袭去,赤纱中大片白腻的肌肤若隐若现,吸引了诸多元婴的目光。

    杨辰淡蓝的龙瞳中复杂之色一闪而过。

    下一刻,杨辰一只龙爪划破了槃的脖颈。

    “别想着用灵压制住我,第一,不可能,第二,他会死。”

    涅尊妖娆的身姿却不管不顾仍向杨辰轰去。

    最坏的结果出现了,妖尊根本没有谈判的意思,杨辰心中一叹,就欲松手拼死一战,给汤执的苏醒拖延片刻时间。

    和妖尊的差距太大,杨辰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哪怕是借用了真灵精血的异化之躯也不可能阻挡妖尊,不过,多少能恶心一下这妖尊。

    就在众人冷眼旁观之际。

    异变陡生。

    涅尊的赤红色身躯倒卷而回,于空中化作了纤细的天凰之躯。

    “谁!”

    在场众人的眉心皆是一热。

    不是灵火之力。

    耀眼金光闪了刹那,那一瞬间凌空大日都黯淡了片刻,天地间似乎只有那一抹赤炎之光。

    杨辰看着面前出现的人,不由瞪大了双眼。

    “曦和剑尊?”

    曦和剑尊收回长剑骄阳,在他身后的杨辰只看到剑光一闪,涅尊便退了回去。

    “曦和!”

    “哦?曦和剑尊。”

    “这位就是曦和剑尊?”

    静谧的虚空一下就热闹起来,众多神念交织而出,曦和剑尊是何时来的,他们都没有注意到。

    “这是我宗的人,涅尊对我宗长老出手,是要与我大罗剑宗开战?”

    涅尊赤炎一收重新化作人形,目光在杨辰和曦和剑尊的身上扫了几个来回:“放了我儿子。”

    曦和没有回头:“要不要放了她儿子?”

    杨辰一怔:“全由剑尊做主。”

    “我做主便是不放,杀了算了,反正涅也打不过我,我正想给骄阳养个剑灵,这天凰一族的大妖正合适。”

    涅尊气的娇躯微抖:“曦和!你不要欺人太甚!”

    “嗡!!嗡!”

    数道剑鸣声响彻天际,玄武部族的天空中出现了数轮骄阳,躁动的灵力瞬间粉碎了十数道山尖,天地变的扭曲,浩瀚剑意如大日亲临。

    凄厉的凤鸣响起,在场的众人眉头皆是一皱,那两位妖族妖尊正欲出手帮扶,就被十数道气机锁定,只得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杨辰则撑着防护法器远观苦苦坚持的涅尊。

    好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和元婴大修比,还是太弱了。

    似乎是听到了母亲的惨鸣

    ,昏迷过去的槃悠然转醒,抬眼看到的,便是大日剑意下苦苦支撑的涅。

    槃目眦欲裂,却调集不出丝毫灵力。

    “是谁?邵勇!是不是你的人!饶了我母亲,求求你,求求你,你杀了我吧,这和我母亲有什么关系!杀了我!杀了我!”

    杨辰颇为不耐地说道:“您太看得起我了,我也配指使一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是你母亲冒犯了曦和剑尊,剑尊要抽你母亲妖魂炼剑。”

    “不!!”

    槃眼中血泪横流,就这么几息的时间,涅尊的妖力又消散了许多。

    “你一定有办法的,邵勇,我给你做灵宠!我给你做坐骑!你想怎么都好,是我莽撞招惹了你!是我不对,你想怎样,我都答应你!

    和我母亲没有关系,和她没有关系啊!求求你,求求你。”

    随着槃的告饶,杨辰面色愈发阴冷,这就是宗主的血脉吗,心性懦弱,毫无骨气便算了,连看明局势的能力都没有,曦和剑尊如何做,怎么会听杨辰的意思,冥顽不灵。

    杨辰目光微移,这才注意到汤执的嘴角已经流出了一道血痕。

    杨辰心神一紧,急忙将神识度入汤执识海,汤执的识海中满是金光,杨辰正茫然之际,一股吸力从金光中心传来。

    杨辰正欲挣脱,又及时止住神魂,任由那金光吸食神识之力。

    半晌,杨辰将神识抽离,心念沉入真灵手镯用魂元恢复起神识之力。

    如此数次,汤执的面色才趋于平稳,识海中的金光也重归于平静。

    杨辰知道,汤执那尊元神分身怕是已经消耗在两界虚空中了。

    不知亲历元神枯竭的那种死亡是个什么感觉。

    而槃也不再叫嚷,因为局势出现了奇异的变化。

    曦和剑尊的剑势被四象部族的大巫出手挡了下来。

    更有意思的是,观战的各位元婴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反而有几位元婴大修,将昏睡的弟子唤醒,痛快远离了这是非之地。

    大巫出手阻挡了曦和剑尊的攻势,将涅尊救下后就再没有出手。

    在场的多是齐国元婴,对大罗剑宗突然对巫师发难的事情多有不满,难以理解,自然是作壁上观。

    曦和剑尊也察觉到了这种微妙,冷哼一声,抓起杨辰就欲飞遁离去。

    “把我儿子还给我!!”

    涅尊此时极为狼狈地维持着天凰之身,凤眼中满是不屈。

    曦和剑尊剑眉倒竖就欲发难。

    杨辰连忙抬手说道:“剑尊请慢!涅尊护子心切冒犯了剑尊,也得到了应有的教训。

    我们也不能平白做了恶人,这么一弄,好像我们是大恶人似的,一码归一码。”

    杨辰转而看向涅尊:“贵公子想在神域中杀我,被我生擒,涅尊想救回自己的血脉,简单,付出些代价吧。”

    涅尊恨声说道:“说!”

    杨辰双眼一眯:“我在叫你说。”

    杨辰如此不客气的回话让众人皆是一怔,连那些巫师都极为惊讶地看了杨辰几眼,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怎么敢如此大放厥词。

    只有曦和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王烟若是有杨辰这心性,也不至于融合一个霸道剑丸要那么久。

    涅目光复杂看向杨辰,更多的还是屈辱和愤怒。

    “你应该认得我这一身鳞甲,涅,我可以将你儿子还给你,代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