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英雄,自然你们来做;小人,我来

陷阵营营长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biqugezw.com,最快更新技能多而已,为什么都说我是神?最新章节!

    不一会,一队穿着作战服的士兵连忙跑了过来,手里拿着警棍和盾牌,如临大敌的站在那里。

    在普通人眼中,几乎无所不能的超能者都变成了这样,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啊!啊?你们要干什么?我根本没有碰到他!”

    “他...他...他污蔑我啊!!”

    那个一直胡搅蛮缠的妇女此时已经傻眼了,有点演不下去了的样子。

    自己一辈子玩鹰,哪想今天被鹰啄了眼睛。

    这年轻人,卧槽!比我还能演!

    鼻涕眼泪还留在脸上,手舞足蹈的辩解着,但是此时却根本没人信他了。

    毕竟,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光鲜亮丽,高高在上,年纪轻轻就天资卓越的超能者,会做这种无耻而离谱的事。

    然而不巧的是,郑小剑就是这么离谱。

    “小心,别离她太近,注意自己安全。”

    郑小剑躺在地上,一副快死的样子,然而这么半天了,一直都还没死,还能指导旁边的武警该怎么做。

    顺便着,还不停的偷偷给信远挤眉弄眼。

    之后,全副武装的士兵们用防爆钢叉将那妇女死死的顶在地上,远远的将他控制住。

    她在生活里向来撒泼惯了,仗着法律的人道主义,每次都能用撒泼来得到好处,哪有人这样对她过。

    但这一次,对她的撒泼,以及口中的大骂,没有任何一个人留手。

    防爆钢叉将她死死的固定住,挣扎中撒泼妇女浑身都被裹上了一层土,嘴里的牙直接磕在地上,本就牙口不好,这下直接崩飞了几颗。

    挥舞挣扎的手脚被橡胶辊疯狂的击打着,出现一道道青紫,毕竟刚才的画面历历在目,郑小剑这位超能者,可是被稍微碰了一下,就有了“生命危险”的。

    所以没人大意,一个个都下狠手,将她打了个半死。

    最后她也实在不敢动了,忍着剧痛,躺在地上被拖走了。

    范梅等人都已经看傻了,他们也参加了不少战斗了,这场面还是第一次见。

    信远心头一动,好像也是懂了一些,快步走到了郑小剑的面前,蹲下身子。

    “快,好处。”郑小剑小声说道。

    “啥?”信远没懂。

    “傻逼啊你!提条件!要好处啊!”郑小剑恨铁不成钢的骂着,气的他抽搐的幅度更大了。

    信远:??!

    眼神对视了一下,信远肃然起敬。

    这个就叫专业,懂了!

    瞬间身子蹲下,抓住郑小剑的胳膊,开口大声道:

    “剑哥!你怎么了!挺住啊,医疗队伍一会就来了。”

    “你刚刚通过学院的毕业考核啊,马上就可以报答父母,回馈社会了。”

    “这怎么接了主办方的一个活动,你居然...你还年轻啊,想想你的父母,爱人,你挺住啊剑哥!”

    信远没有学过表演,但这个时候却是演技爆发,大声的说着,生怕周围的人听不见一样。

    说的那叫一个惨,简直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好像郑小剑下一秒就要咽气了一样。

    郑小剑眼底闪过了几分满意的神色,当下抽搐的更加卖力了。

    看着这一幕,以及周围直播的记者们,主办方胖子冷汗都下来了。

    一旁站着的君安易等人已经都傻了,愣愣的看着两人,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虽然看起来是挺危急的,但是...为什么会这么戏剧性啊?!

    一个小时之后。

    皇冠酒店,也是这个城市唯一的七星级酒店中,信远一行人都坐在了这里。

    主办方花了大价钱,把这里的总统套房包了几间下来。

    郑小剑的衣服都脏了坏了,刚洗完澡,此时裹着巨大的浴袍,开了一瓶红酒,坐在躺椅上晃悠着。

    “啊,这才像话嘛,出来跑任务,本来就是要享受的,这种待遇才对。”郑小剑抿了一口红酒,惬意的说道。

    在他的面前,站着信远君安易等一行人。

    此时这行人看着郑小剑的眼神充满了复杂,明显和来的时候不一样。

    “今天的事,多谢你了。”君安易想了想,主动开口说道。

    “哎,这对我都轻车熟路。”郑小剑摆摆手道。

    “你们那会就应该早听我的,听我的,这种事可能就不会发生...”

    “你们以为这事主办方没责任吗?如果不是他们为了流量,博眼球,这么仓促的搞这种事,连安保都没搞好。”

    “怎么可能会有人冲进来。”

    “不过算了,反正好处和待遇也都要到了。”

    周围的几人都沉默着,没有人说话,虽然郑小剑还是那副贱贱的样子,但众人对他的看法,明显是有了很大的改观。

    “喂,那小妞,你叫什么来着?你咋了?”

    循着郑小剑声音的方向,众人将目光转到了后面,低头坐着,一言不发的范梅身上。

    此时的她双眼泛红,隐隐有啜泣的感觉。

    “我...我没有用丝毫的暴力,当时他们的牙,是自己咬电线杆磕掉的。”

    “我当时阻止他们的时候,一点都不敢动他们,我绝对没有暴力执法...”

    “他们一直用路灯打我,我都没敢还手...”说到这里,范梅委屈的不行,已经带上了哭腔。

    “我明明在拼命保护民众,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唉。”郑小剑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

    “这世界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好人坏人的界限谁能分的清楚?”

    “谁规定,你一腔热血的救别人,别人就一定要领情的?”

    “啊?”范梅抬头,一脸的茫然。

    郑小剑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大笑道:

    “哈哈,要我说,学院其实还是在保护你们,我在公关部的日子,这些事见的就多了。”

    “面对神仆,神祗,你们有了无畏之心,敢于一马当先,敢于以命相搏,因为你们很清楚,他们是敌人!”

    “但这世界上,有太多时候你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敌人。”

    “若是对付流氓无赖,撒泼打滚,不要脸的无耻存在,就还得是我这样更加无耻的人才能对付的了。”

    郑小剑走到了套房那巨大的落地窗之前,看着外面那108层的风景。

    “当然,这个世界要是都是我这种人,那就完蛋了,一起毁灭算求了。”

    “这个世界还是需要英雄,需要好人的。”

    说着,他转过了身来,巨大的夕阳就在他的身后映照着他,投射出长长的影子,还将他整个人勾勒出了一个金色的轮廓。

    看着信远等人,郑小剑嘴角上扬,露出了那标志性的贱笑。

    “当然,英雄,自然是你们来做。”

    “小人,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