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姜予安,她的爱?可笑至极!

姜予安傅北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biqugezw.com,最快更新予你心安姜予安傅北行最新章节!

    从病房里出来,傅北行脸色便阴沉得令人不敢直视。

    他心口憋着一股郁气,咽不下吐不出。

    这种情绪如他年幼时每一次被责罚,每一次被逼迫着做那些他不想做的事情时一模一样。

    可若不屈服,又是被关进那漆黑的地方一夜,让他无力却又无处可逃。

    那种被束缚的窒息感在他母亲每开口一次便收紧一分,与记忆里的漆黑一片逐渐重叠,他怕再在病房里待下去,骨子里不可控的叛逆再一次卷土重来。

    故此他脚步又快又疾,便是要快些逃离身后的地方,离里面的人远远的。

    “我说老傅你走那么快干嘛,你真饿急了赶着去吃饭啊?”

    蒋延洲从病房里赶出来,还没缓口气前面的人就和自己拉开一段距离,只能被迫快步追上。

    傅北行对于他的玩笑话充耳未闻,依旧冷脸。

    两人立于电梯前,蒋延洲也在这时找到机会与他好好说话,“老傅,你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你应该知道阿姨说的是对的,你何必……”

    “蒋延洲。”

    傅北行出声打断他。

    电梯正好在他们这层停下,他迈步进入,并没有急着对蒋延洲说什么。

    这个时间点已经错开病人家属送饭的时间,电梯里并没有人。

    傅北行迈步进入,言语也再一次吐出:“你知道医院附近,哪家甜品店做出来的味道比较好么?”

    话落,蒋延洲才动了动唇角的嘴忽然闭住。

    他在迈步进入电梯的这短短三十秒的时间里,脑子想过许多怎么劝说傅北行的说辞,也想过老傅一会儿会说什么他该怎么样回怼回去。

    但独独没有想过他会开口说这样一句。

    这附近有什么味道比较好的甜品店?

    半晌,蒋延洲才硬生生憋出一句话:“老子都几年没回江城了,你问我?”

    电梯停在一楼。

    傅北行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迈步出去:“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我爷爷和温女士要求做各种我不喜欢的事情,那种情绪大概和你得知蒋延钦向蒋家妥协回去当他的蒋家大公子差不多,无力又恶心。你不知道,在所有人都自以为是觉得他们所作所为是在对我好时,只有姜笙站在我这边。”

    只有她,记得他的生日,在他刚从那黑暗的屋子里出来时给他送一块蛋糕,连姜予安都不记得,她才刚回到姜家却记得。

    也只有她,在后来每一次他与老爷子和温女士反抗时会为他说话,而不是像他们这些所谓的亲友口中,老爷子和温女士是为他好。

    为他好,多可笑的一个词。

    时至今日,他已经有些不记得那块蛋糕的味道,但却永远记得,他从那间漆黑的屋子里出来时所尝到的甜。

    他吃过很多苦,只有那块蛋糕给过他甜头。

    他不想弄丢。

    蒋延洲听完他的话沉默了很久,直到医院外的冷风吹拂过他们面庞,他才重新看向傅北行,目光复杂。

    “你、你就因为姜笙曾经站在你这边,所以你就要娶她?”

    “只有她一人可怜我,还不够么?”

    傅北行站定,回头认真地看着蒋延洲。

    蒋延洲也收敛平日一贯的吊儿郎当,语气严肃:“你自己也知道那是可怜,而不是她爱你,你就因为这一点要娶她,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她是装出来对你的可怜呢?”

    姜笙那样的女人,年少时就对圆圆动手伤她,又怎么会大发善心去可怜他傅北行呢?

    一想到这种情况蒋延洲更站不住了,急忙道:“老傅,你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而娶她!我早该看出来的,你要是喜欢你会这么多年守着她不碰?是你不行还是不想?你连碰都不想碰她,你觉得这样的婚姻能维持下去吗?你醒醒吧!她带着目的性接近你,这是算计,你栽进坑里还不出来,你是不是缺心眼啊!”

    相对比起蒋延洲的激动,傅北行就显得平静很多。

    他摇了摇头,“我不缺心眼,我缺爱。”

    蒋延洲目瞪口呆。

    傅北行却一本正经,“即便她算计我又如何,如果这算计中能让我在黑暗中看到一点光亮,我愿意做那只不顾死活的飞蛾。或许你说得对,我不爱她,我想娶她仅仅是因为一个不甘的念想,以及在反抗我身上的枷锁。而她也不爱我,爱的只是我的钱,恰好,我这人除了钱一无是处。”

    蒋延洲张了张嘴,一肚子想反驳的话却什么都说不出。

    但他想起那个从小就跟在傅北行身后的小胖丫,追随他那么多年,难道就因为已经悉数平常,所以就要被傅北行视而不见么?

    蒋延洲到底忍不住:“傅北行,你说你缺爱,难道圆圆不够爱你吗?她从小就跟在你身后,谁都看得出来她喜欢你,明晃晃的爱意你视而不见,非得去抠姜笙那点工业糖精吗?”

    一个诚挚热烈的欢喜他不要,非得去接受那精心算计虚伪,他是脑子有坑吧!

    “姜予安,她爱我?”

    傅北行闻言冷笑,原本平静的眸忽然沉下去,周身戾气再掀。

    “她哪里是爱我,不过是幼年时长辈的打趣,她理所应当的把她自己当做我妻子的角色;再后来,也不过是想逃离姜家寄人篱下的处境,便眼巴巴地哄着我爷爷要嫁给我!姜笙对我的爱是算计,她难道就不是?”

    爱他,所有人都看得出喜欢他……

    呵,可笑至极!

    如果真的喜欢怎么会在姜笙回来之后便不再同他走近,连一个正眼都不给他,除了在老爷子跟前笑,她何时给过他一个笑脸?

    如果真的喜欢,又怎么会在他要送她出国时无动于衷,安安静静地就接受所有安排?且这三年,她一个电话都不曾打回来,她记得温女士生日、会给小南阁那老厨子打电话,却独独忽视他,这就是她的喜欢?

    如果真的喜欢,又怎么会如此坦然地离婚,转头就找到下一个男友?

    姜笙对他的爱是工业糖精,她姜予安却连工业糖精都不愿意给他,这便是所谓的爱?

    她爱的不过是傅太太的名称,要的不过是离开姜家。

    一旦脱离处境,便再不需要他,连情绪都扔得干干净净。

    她道她妒忌他对姜笙好,也不过是因为冠上傅太太这称呼,瞧瞧,这才离了婚,便将他往姜笙身边推,这便是她的喜欢?

    思及,傅北行周身的冷意也更甚。

    “我和你说过了,以后别提她。”